炼大圣金睛不坏身 待英雄归来起印刷风云

讯:才告别梅雨不久,燥热的天气一如印刷业内燥热的心,有点焦虑,有点烦躁。古人云,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”,印刷包装业内比之大圣,或许也寥寥一条自我救赎的路途。时代二字,常伴我们身边,在这个时代,《大圣归来》的几张海报印制入手,卷起我们心中的大圣浮影,也卷起我们对海报印刷时过境迁的感叹。
 
  印刷那被忽视的价值,不妨从海报开始,酩酊笑谈。
 
  
 
  一张海报一个故事
 
  海上升明月,海报同生美景,邀人眼。
 
  要问怎么办,先看是什么。海报海报,“海”是指引注意,“报”是张贴,海报拼贴,便是为招引注意而进行张贴印刷。海报的生辰几乎与电影前脚搭着后脚,19世纪的人们对那时印刷一份海报或许影响很深:油漆的木板接上简单信息,看上去很像个三明治的“三明治版”。
 
  虽然这种笨重的形式很快就被丢在回忆的长廊里布满了灰尘,但印刷在海报之中的作用确确实实地得到了肯定。随着电影的普及,电影海报制作技术的进步,电影海报本身也因其画面精美,表现手法独特,文化内涵丰富,成为了一种艺术品。
 
  谁又能对海报存在的价值说不呢?
 
  相比动的视感,守住静止来的容易的多。一份印制精良的海报,已然为电影的热映埋下了伏笔,吸引了大批的眼球,“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”戛纳电影节海报、激萌无比的江流儿海报……这些画面精美、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,无疑也是极具欣赏与收藏价值的艺术品。
 
  人群对于回忆的执着是难免的,因为回忆毕竟曾直接间接地触动了人们的心弦。换个角度想,印刷海报本身就承载了一个故事,它牵动了故事周围长长的附加值——将时间印制,送入人群手中。
 
  这便是海报印刷一直在做的事,谁又说印刷生存蜀道难?
一个筋头十万八千里,一份印艺十万八千张。
 
  就海报的印艺来说,《大圣归来》的海报无疑是成功的。相对于简单的宣传单页而言,海报所承载的信息量比较大,且更具有设计感,因而受到人们的追捧。
 
  诚然,海报印刷带来的视觉冲击重来没有停过。Marco艺术馆生产出世界上最大电影海报,面积达3234.31平方米。该巨幅电影海报用于推广电影《Boss》,使用Marco艺术馆宽5米的EFIVutekGS5000UV超宽幅喷墨打印机在若干5米×18米的PVC上打印完成的,全部打印耗时30小时。打印完成一周后,由公司的专业人员在高频焊接台上将36片版材焊接结合在一起。
 
  如此大的工程量,都是通过打印来完成,而这个打印品的固定共用了大约有250个钉子。来自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裁判和一名独立观察者一起在现场测量,正式宣布该海报这个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成立。 
 
  观众在看到这副海时的反应就是“Boom,我的眼球炸了。”而观众在看到《大圣归来》的海报时的反应就是“这不科学,这都可以。”
 
  让不科学成为科学,也是印刷的魅力。为什么国内的3D龙总是姗姗来迟?因为中国龙“不讲理”,他只活在想象里。为了“造龙”《大圣归来》借鉴了“九龙壁”、“西汉龙图腾”等诸多经典,终于参透了不写实才是中国龙的神韵——不符合透视,不遵从重力,让他起飞的不是壮美的身体,而是自由的精神。
 
  然而,海报印刷可不管这些,只要具备雏形和精良的仪器,海报之上的印艺就是要挑战观众的固式思维,抓住你的视觉,嵌入你印象的深层。

一种海报一种思量

 

  

 

  如果说《大圣归来》的电影是一种精神,那么说《大圣归来》的海报是一种精神食粮,似乎也不为过。

 

  行业在与时俱进,过去所言“未来的某一天这些技术成为必需品”的奇门异类现今已时刻在我们身边。恍如从前纳米印刷、3D打印、工业4.0概念仅仅只是概念,在时过境迁的现今,科技携手创新,这些前瞻性的概念已经不单单只是停留在概念的程度上。

 

  从一个角度来看,现在印刷的要求与门槛更高了,而相对的,印刷业内总体的水平与质量却也是高出了过去不仅仅一个层面。

 

  喜忧,总是一面之间。

 

  回顾过往,以往传统印刷精雕细琢,总是希望在固定的板块内更为尽量的加入更多的内容。但是数字印刷的来临,板块量的对决上近乎完胜传统印刷,特别辅之以移动端数据,更是可怕-----量上难以取胜,而在用户成为客户的年代,传统印刷则缺少了最为重要的互动交流环节。

 

  业内似乎都希望有人指出明路,正如大圣说的,这是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,方方面面都是如此。

 

  时间未曾停止,谁又能在找回自我与前行之间,英雄归来?



 
  • 深圳豪杰印务有限公司刊登此文(印企须看:解开“用工荒”的魔咒)只为传递信息,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。
  • 如果此文(印企须看:解开“用工荒”的魔咒)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  • 如果此文(印企须看:解开“用工荒”的魔咒)内容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。